雪雪的红发带

从来没有对一个人保持过如此长时间、高密度的喜欢,我觉得“喜欢”是需要被正确理解的,比如他有哪些不断吸引我的点,而且是致命的吸引,首先他是个大美人,性格温柔,品行宽厚,其次他可爱得要命,永远像一只想让人握在手心的彩虹波板糖。最后还有我对他不可说的理解与欣赏,这一部分太多太多了,包含了几十年人生敏感的知觉和价值观。
如果往前倒十年,我都无法享受这样纯粹和浓厚的喜欢。

啊!我的崽!

【你给我听好】生豆(罗浮生x冯豆子)<07>

*伪父子,年下
*腹黑儿子x不靠谱老爸
————————————————————————————

冯豆子个头比罗浮生稍矮些,罗浮生抱着他。冯豆子脸红红的,嘴里还在胡乱地呓语,罗浮生低头仔细听了一耳朵,都是些什么“肉肉”“毛毛”“不要走”的。

你这么在乎毛毛阿姨吗?那今天去抢婚的,应该是你,不是我啊。

罗浮生垂眸,把冯豆子放到自己床上,俯身去解他的外套。他的睫毛非常长,鼻梁秀气笔挺,因为喝了酒的缘故,连嘴巴也红润光泽的刺眼,罗浮生低头嗅了一嗅他颈窝,是乱糟糟的酒气,可对他来说,是那么地醉人。喜欢上自己的养父,已经是有悖人伦,何况他还是个男人。

罗浮生盯着眼前醉着的冯豆子,这是一个多么可爱的男人。

我是不是做错了,我能给他幸福吗?……不管了!

罗浮生情不自禁地咬上冯豆子的嘴唇,一下、两下、三下,又甜又软,他握紧冯豆子的手腕,将他用力箍在自己怀里。

安静的人突然睁开了眼睛,察觉到一丝异样。

“你干嘛?这是哪儿?”冯豆子迷迷糊糊地问道,罗浮生赶紧放开了他。

“你刚刚在干嘛啊?”不愧是他不靠谱的糊涂老爸。

“你喝醉了,我把你扛回了我家。”

“你家?什么破地方!”说着就晃晃悠悠地要走。

罗浮生将他拦腰一把摔在床铺上,逼视着他:“我不准你走。”

冯豆子生气了:“你放开我,你个白眼狼!”

“你就那么生气?我不过是从家里搬了出去,就那么不可饶恕?您不觉得您有点无理取闹吗?”罗浮生凑得很近,声音低沉有些沙哑。

“你给我起开!我无理取闹?”冯豆子指着自己,又指着罗浮生:“你才无情无义!”

“好好好,是我的错,但我们别讨论这个了好吗?我只是……不想当您儿子罢了。”罗浮生两手撑在他身侧,俯身看着他一笑。

“别说得这么轻描淡写,给我当儿子不好吗?我那么多年辛辛苦苦一把屎一把尿地把你养大,我容易吗我,我……呜呜呜呜呜……你就是个混蛋、白眼狼!”冯豆子说着说着伤心了起来。

罗浮生用手轻轻替他抹去眼泪:“别哭,就算不再身为儿子,我也会一直陪着你,不会离开。”

“真的吗?”冯豆子眼含泪光懵懵地看着他。

“嗯。”

“我还是觉得伤心,你就这么看不上我这个爹。”冯豆子委屈地撇撇嘴。

“没有看不上……你是世上最好的……爸爸。”罗浮生低头,闭上眼睛在他额头轻吻了一下:“我爱你。”

我爱你,所以不能成为儿子,只能成为恋人。

“噫~口水都涂到我脸上了,你肉麻不肉麻啊?我勉强原谅你了,快起开!”

“嗯。把解酒茶喝了吧,不然明天会头疼。”

罗浮生把茶端给他:“我去睡沙发。你睡吧。”

“算了,和我一起睡吧,哪有爸爸把儿子赶去睡沙发的。”冯豆子掀开被子,小手拍拍床。

“……”

罗浮生静静地躺在冯豆子身旁,冯豆子睡觉十分不老实,一个翻身便滚到了罗浮生怀里。

浮生僵住了,怀里冯豆子温热的身体让他不敢动弹。小的时候,冯豆子就是这样抱着他入睡的,搂着他十分安心。

罗浮生将人往怀里收了收,僵硬的手指轻轻攀上他的腰,一寸一寸地隔着衣物摸索,一寸一寸地收紧,这感觉,像小时候一样心安,又多了点捉摸不到的躁动,他把下巴抵在豆子头顶,闭上眼睛,安然入睡。

——————————————————————

dbq又沉迷于游戏和追剧了……小景真是让人欲罢不能💏





景!麻麻不允许你这么好看!是哪位仙君下凡💞💞💕

【你给我听好】生豆(罗浮生x冯豆子)<06>

*伪父子,年下
*腹黑儿子x不靠谱老爸

——————————————————————————————————

冯家菜门脸结满了红绸,喜乐队敲锣打鼓,好不热闹。

罗浮生远远望着,提了一簇新鲜花篮的手不自觉紧了紧。冯豆子刚丢了儿子就立马跑去结婚是什么骚操作。

罗浮生径直走到大门前,服务生见他表情不善,后面跟了大堆吊儿郎当的小子,以为他来砸场,吓得连连后退。

她一退罗浮生便一进,一把把花篮塞到她手里。顿了顿,还是走了进去,这婚,说什么也不能让他结成!

一进门便看到他在招呼客人,冯豆子少见地穿了西装,袖口箍地齐整,西装很合身,腰部线条收得很好看。

浮生愣住了,这个人可真好看,可今天他穿成这样是为了别的女人。他今天来这里,到底有什么立场呢。

罗浮生犹豫着,身体却不知不觉走向他。直到冯豆子看向他这边。

冯豆子啪一下把酒瓶放到桌上,脸上傻兮兮的笑容也瞬间消失。

罗浮生撇了撇头,露出一个笑:“怎么?你好像不太欢迎我。”

他故意逼近冯豆子:“你虽然不是我爸了,可毛毛阿姨小时候照顾过我,我来参加她婚礼,有什么不对?”

“你你你……无耻!卑鄙!白眼狼!”冯豆子骂人的时候看起来像个豌豆射手。

罗浮生忍不住上前用手捂住了他的嘴,两个人的脸靠的很近:“你给我闭嘴,信不信我还能更无耻!”

“唔唔唔……唔……救命……”冯豆子急得跟个八爪鱼似的,手脚并用地去推。

而罗浮生越靠越近,在他手里挣扎的冯豆子像只奶猫……罗浮生脑子里开始出现一些不能过审的画面。这男人,真是该死的美味。

罗浮生眦着牙对他一笑。

“豆子!诶!小生!”毛毛挽着新郎从一边敬酒过来。

罗浮生赶紧放开冯豆子,二丈和尚摸不着头脑地回头一看小弟阿黄:“你不说毛毛和我爸结婚吗?”

“这……这我没说是你爸啊……”阿黄委委屈屈地道。

罗浮生白了他一眼,瞬间觉得自己刚才的赌气行为蠢得和冯豆子有一拼……幸好,还没做出什么过分的事。

但冯豆子被他刚才那咧嘴一笑震得不轻,感觉……怪渗人……

转头开始骂人:“让姐把他轰出去,不是我家人,别进我家门!”

大姐听这边的动静,忙赶了过来,指着冯豆子:“你别瞎闹,小生是来看他毛毛阿姨的,有你什么事,还不快去后厨帮忙!”

“哼!罗浮生我看你今天来就是为了来恶心我的吧!”冯豆子气呼呼地走了,临了不忘瞪罗浮生一眼。

大姐没有给他任何眼神,拉走罗浮生开始唠家常。

“小生,你现在已经成年了,有自己的选择,大姑也不好说什么,但这件事我没有弄明白,是不是因为和你爸闹别捏了?”

“大姑,嗯……我离开冯家,有我的原因,你可能也不会想知道……”

“既然你不想说,那我就不问了,你也长大了,不过今年的高考你不参加了吗?”

“恩,我义父让我帮他管理公司,最近挺忙的,我看我也该走了,免得惹我爸不高兴。”

大姐点了点头,让他走了,心里不免有点犯嘀咕,人往高处走,有个做总裁的爸爸和一个厨子当爹到底是不一样,她叹了口气。

冯豆子回家后越想越难受,老婆跑了,前女友结婚了,儿子也跑了,还跑来前女友的婚礼上奚落自己,这算怎么回事呢?他脑海中浮现起罗浮生的那个笑,总觉得从中琢磨出了一种……勾引的意味,电视剧里的妖艳贱货一般都是这么笑的。

冯豆子真是笑不出来,年轻的时候太嫩,闯了很多祸,犯了很多傻,开始安心学做菜、养孩子,可结果好像并不理想,他冯豆子难道就那么命苦么?简直要以头抢地。

他冯豆子好久没去泡夜店了。

两杯酒下肚,已经有点上头,冯豆子两颊泛红,趴在吧台上,挤出了两滴男儿泪。

“帅哥~”一个打扮得妖妖调调的女子坐到他旁边,企图搭讪。

冯豆子眯瞪着眼,打量了她一番,微微一笑:“你来晚了,我冯豆子已经不吃你们这一套了。”说着整个人滑下了吧台。

那女子见状连忙搀起他往外走,冯豆子喝的人事不省,只能由着她摆布。

“生哥,感觉你现在心情很好,我看你今天去那婚礼上好像快要吃人的样子……”

“我有吗?少诋毁我,你有点做小弟的觉悟好吗?虽然我现在坐办公室了,还是提得动刀的。”罗浮生瞥了一眼他。

“哦,有一件事,我刚刚在咱手下那间酒吧好像看到你爸……不,冯豆子了。”

“你没看错吧,他去那干嘛?上次你就打听错了消息害我差点……“罗浮生作势要去拍他,阿黄连忙道:“还看见一个女的!”

“什么!!!”

罗浮生赶到酒吧外找了一大圈,终于在那个烟熏妆画得跟个熊猫似的姐姐拉着冯豆子进出租车的时候把他抢了回来。

“你干什么!想再进一趟局子吗?”罗浮生揪住他,忍不住怒吼道。

冯豆子醉得神志不清,模糊见着一个特像罗浮生的身影,还冲他嚷嚷,登时一巴掌拍到他脑袋上,对着他耳朵大喊:”你冲我嚷什么!还不是你这个浑球,我喝点酒怎么了?你给我滚开。“

罗浮生见他真的醉了,便不和他计较,扶着他往回走,谁知冯豆子嘴里一直大喊”讨厌“,不让他靠近

“你给我听好,全世界抛弃你,我都不会离开你。”罗浮生一气之下,把冯豆子拦腰抱起。

情势所迫,不是我有意为之,罗浮生看着怀里的冯豆子想。

——————————————————————————

嘎嘎嘎嘎我来更新了,沉迷于追生哥和玩游戏😓

看到这个点,流泪,生哥我马上狂奔过去爱你,憋伤心😭

啊啊啊啊啊啊啊罗浮生可爱得我嗷嗷嗷嗷嗷嗷大叫😭😭😭朱一龙这个人怎么回事

想写网游文,小景太太太好看勒😭😭

小仙男你放过我叭😭😭😍🌷🌸🌺🌻💐💕💞

【你给我听好】生豆(罗浮生x冯豆子)<05>

*伪父子,年下
*腹黑儿子x不靠谱老爸
————————————————————————————————

“罗浮生!你是到外面撞了邪吗?”冯豆子不可置信地吼道:“你告诉我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

十年来,第一次叫他的全名。

“因为我……我不能再当你儿子了。”罗浮生用尽量平静的声音说道,他不敢看冯豆子,怕看到他哭,看到他委屈,他会忍不住。

冯豆子是个直来直去的性子,却很少对他真的发火。此时他红着眼眶瞪着眼,一副要把罗浮生吃掉的模样。

“他真的生气了。”罗浮生想着,咬紧了牙,作出一副冷冰冰的样子,对上冯豆子的眼神,道:“你还记得吗?我十岁的时候,有一次你把我落在菜场,我哭了好久……你都没有来找我,一个人贩子把我带走了,是他,把我救了下来。”

“谁?那个什么公司的老板,叫陈什么来着?”

“陈禺,福祥房地产公司董事长。当年他救我之后,就问过我要不要留下来,当他养子,当时我太小……”

“所以你现在要去给人家当儿子了么?你们这么多年都有联系是么?”冯豆子冷笑了一下。

罗浮生从没见过他这种神情。

“所以这么多年,你一直都瞧不起我这个当厨子的爹,一直想离得我远远的?亏我还把你当亲儿子一样……我以为……”冯豆子说的断断续续,眼泪不知怎么就涌出了眼眶,流到了嘴里,又咸又涩:“……我以为……你像我爱你那样爱我……我总是这么傻对么?十年前被骗过一次,现在又被骗。”

“你和你妈一样。”冯豆子转身,用手抹了眼泪:“滚吧!”

罗浮生蓦地抬起头,看到他湿漉漉的眼睛,和他伤心的背影,如果这时候冲上去抱住他,那该多好。

“嗯。你……照顾好自己。”然而他只是继续说着这种不痛不痒的话。

“怎么会这样?”罗浮生走后,冯豆子靠在门上,刚才发生的一切像一场梦,也许自己不应该那么快答应他,也许挽留一下,他就不会走了:“怎么会这样?我对他不够好吗?为什么……所有人都要离我而去。”

“没良心的小畜生!一辈子也别想再吃我做的饭!”

罗浮生头昏昏的,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出的家门,失血过多,又吹着冷风,他浑身发冷,打电话叫来一个小弟把自己接走了。

饭馆连续一星期没开张,大姐终于找上门来。

“冯豆子!小生打电话跟我说要走,你干什么伤天害理的事了?”

“是他不要我的!”

“我不信,小生从小就是个好孩子,肯定是你把他气走的。”大姐就差上手拧冯豆子耳朵了。

“唉呀!大姐!你干嘛呀,我就那么不值得你信?人家有更好的去处,攀高枝去了,我拦得住吗?”

“算了,看你那混样,爸要知道了得气死。……不过这次我来,是有另一件事要告诉你……”

“什么?”冯豆子懵懵地看着他姐。

“毛毛……要结婚了。”

“哦……哦,挺好的。”

“我和她商量了,喜宴就在冯家菜办,我们冯家也算是她半个娘家,到时候你可要去啊,你不会不敢去吧?”冯大米指着他,警告道。

“都这么多年过去了,姐你就不能对我有点信心?”冯豆子拨开他姐的手指。

“那就说好了。”“嗯。”

原来真的,所有人都要离他而去。

“生哥!什么事?”是电影院那天的黄毛小伙。

“阿黄,我爸……菜馆那边最近什么情况?”

“哦,那边有一段时间没开张了,冯家菜倒是很热闹,好像在筹备什么婚宴。”

“谁结婚?”

“冯家菜的经理,好像叫什么……毛毛。”

他……要结婚了么?

罗浮生手里的玻璃杯碎了一地。